07(親愛的,我等妳)-

傍晚我醒了,睜開雙眼,我看見在我身旁熟睡的女人,眼底原本豐厚的撒嬌肉,因為感冒而凹陷,圓潤的臉蛋也變的蒼白,呼吸間沉重的鼻音,讓我皺起眉頭。

伸出手,我摸著她的臉,有些不捨:「如果我能替妳受罪,那該有多好,小賢..」。

熟睡的中她被我的聲音干擾,皺著眉心,往我身旁翻了個身,樣子像極了正鬧著彆扭的五歲小孩。

「怎麼就那麼愛皺眉頭,在皺下去會長皺紋的!」我用指腹輕撫著她的眉心。

在這不知道是第幾次看著妳毫無防備的睡顏後,我依然清晰的記得,第一次是怎麼樣的場景!

夕陽西下的樓頂,那時的妳就像個天使。

 

今天段考結束,我拉著徐小賢到我的秘密基地,A棟教學大樓的樓頂。

「秀妍,這樣會不會很危險呀!」她提著裝有兩杯飲料的紙袋對著我問。

我對著她笑著,我說:「放心好了,這裡很安全的,籬笆都比我們高上一倍!,我指著周圍的籬笆,讓她了解一下環境。

「那就好!」她點著頭,放心的說。

我帶著她坐到一旁的水泥地上,靠著牆,我接過她遞來的飲料,我問:「這是什麼?」。

「一樣是熱可可!」她說,然後把她自己那杯貼在杯口上,細長的透明膠帶拉開。

「那妳的呢?」我又問。

她停下了動作,她說:「我的是柚子茶!」。

柚子茶! 於是我把我的可可拿到她面前,我說:「交換!」。

過了一分鐘後,我終於嚐到柚子茶那神秘的滋味!

咬著柚子茶裡的果粒,我無想無念的看著天空,打了個哈欠,然後看向徐小賢。

她在看書,一本厚厚白白的書!

可可喝去了三分之一被她放在地上,讓我起了歹念。

「我喝膩了,換回來吧!」我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誠懇,然後對著她說。

但看著書的她,並沒有聽見我說的話,於是,我只好偷偷的把東西對調,然後繼續看著天空竊笑。

幾分鐘後,我用餘光瞄見她把目光放在書本上,用右手拿起地上的那杯茶,喝了一口後,立刻瞪大雙眼盯著我看。

我故意不裡她,喝著手上的可可,假裝投入在手機遊戲中,其實是在等著看她,會有什麼反應。

意外的,她只是看了我幾秒後,就又把注意力放回書上!

但我看到了,她也抿著唇,臉上飄著跟我一樣的紅暈。

 

當我用手機瀏覽幾個知名的搜索網站後,我看見徐小賢她放下手上的書,用食指及拇指按摩著鼻梁跟眼睛的交接處。

「累了嗎?」我問。

聽見我的話,徐小賢停下了動作,對我笑了笑說:「有一點!」。

我拍拍肩膀,用著與老王有著異曲同工的驕傲表情,我說:「我的肩膀雖然看起來不實,,絕對好睡! 做口碑的!」。

她笑著把身體往我這邊靠,然後緩緩的把頭放在我的肩上,她說:「午安..」。

「恩,午安!」拿起她放在一旁的書,翻了幾頁,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在看愛情小說,人不可貌相呀!

從徐小賢看過的地方往下看,才發現這故事有多有趣,不知不覺被我看去了大半本。

等到天空漸漸變成橘黃色,我才捨得把視線從書上挪開。

「還在睡呀..妳最近很累吧!」我看著靠在我肩上的徐小賢,小聲的說。

夕陽壟罩在她的臉上,她的睡顏,毫無防備,像個小孩卻又像天使!

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我竟然把我的嘴唇湊到徐小賢的額前,然後輕輕的貼上去...

失緒的心跳讓我明白,這樣的感覺,不再是單純有點好感那麼簡單,,越過了門檻,也打開了那扇門...

想到這,我笑了,戳著她的臉,我喚著:「徐小天使,該起床摟!」。

 

關上房門,我到走廊上拿出口袋裡的電話,撥給權侑莉。

「怎麼了準妹媳,找我這大姑,有何貴事呀?」權侑莉說,語氣依然欠扁!

「妳現在就去煮一鍋紅薯粥,還有幾樣清淡營養的小菜,一小時後送來我家!」我說。

「叫小賢做就好了呀,幹麻要我跑一趟!」她抱怨著說。

翻了翻白眼,我有點不耐煩的對著她低吼:「妳妹感冒了!沒空!」。

「怎麼會這樣,要不要緊,嚴不嚴重,妳有帶她去看醫生嗎? 有發燒嗎? 還是....」把手機拿離開我的耳邊五公分,等到她全念完了我才接著說:「夠了! 東西煮好帶過來! 囉哩叭唆的!」。

「我會把東西準備好,等我!」說完後她就把電話掛斷,嘟嘟嘟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,我又翻了白眼,鄙視的說:「不等妳,難道等我嗎!」。

大概不到一個小時,樓下的門鈴就響了,門鈴響了不到0.5秒權侑莉就扯著嗓門大吼,都快把我家賢給吵醒了!

快速跑下樓,拉開大門,我衝著門外的權侑莉大吼:「妳是想把小賢吵醒嗎! 喊那麼大聲殺豬呀!」。

她拉開我,然後衝進門,把手上的東西放在餐桌上,跑上樓去。

跟著她的腳步上樓,就看到她抱著睡眼惺鬆的賢,哭的梨花帶淚的,瞬間,我差點認為,賢不是感冒,是癌症末期!

「姊..妳怎麼了? 」賢對著她姊,一臉茫然的問。

「我的小賢沒事吧!姊都擔心死了...我的小寶貝...」權侑莉說。

走上前去,我把她們分開,就算是姊妹,也不可以太逾越,我家賢是我的!

「當然沒事,不然妳是以為我家賢能有什麼事,小感冒而已,不要一付她快往生的樣子!」我瞪著權侑莉說。

聽見我的話,她立刻瞪大雙眼,狠狠的彈了一下我的額頭,她說:「妳不要詛咒我妹!」。

把手蓋住額頭,我紅著眼眶噘著嘴看著我家賢,她立刻從床上爬起來,安慰我。

「賢..好痛喲!」我說。

她心疼的撫著我發紅的額頭,她像在安慰孩子一樣對著我說:「不痛不痛,痛痛飛走! 秀妍乖!」。

然後我就往她懷裡蹭了蹭,吸吸鼻子,我說:「賢,抱抱!」。

她就抱我了,緊緊的那種。

 

一旁,我當然知道權侑莉在翻白眼,但我不想理她,因為我想看,會不會有人因為白眼翻太多,而瞎掉。

放開了我家賢,我對著權侑莉說:「謝謝妳,現在沒事了,妳可以回家了!」。

「可是...」她才剛想反駁,我就用一句話堵住她的嘴:「金孝淵,吃飯了嗎? 跳舞跳那麼久,應該很餓了吧!」。

聽完我的話,她連道別的話都沒說,就回家了!

「秀妍,妳這樣欺負姊姊,以後她整妳怎麼辦!」我家賢躺回床上,笑著說。

看著她,我問:「以後整我,妳指的是?」。

她瞬間臉紅,吱吱唔唔的說:「妳以後不嫁給我嗎?」。

她很小聲,但我聽的很清楚,我說:「想娶我嗎?」。

聽見我的話,她先是盯著我看,然後點點頭。

推了一下她的頭,我說:「等妳感冒好以後,要是有浪漫一點的求婚,我就嫁!,說完後我就下樓去拿晚餐。

,我才剛把房門關上,就聽到裡頭的人懊惱的自言自語:「可是..我真的不浪漫...怎麼辦!!」。

我輕笑著,看著那扇純白的木門,心頭滿滿的幸福感洋溢著。

親愛的,就算妳學不會浪漫也沒關係,因為我只要妳一直的,在我身邊。

 

肩並著肩我們一起走出校門,我看著她的側臉,因為睡過一覺之後變的更有精神,也變的更好看。

偷偷的抓住她的手,我對著她問:「小賢,妳怎麼喜歡看那種愛情小說?」。

她看向我,她說:「那是美英姐拿給我,要我看的!」。

黃美英那傢伙? 沒想到,她看書也滿有品味的嘛

點了點頭,我說:「我們家在不同的方向,在這裡分開吧!」。

「我可以送妳回家!」她睜著大眼,對著我說。

「這樣會有點麻煩吧!」雖然很想跟她一起回家,但我捨不得讓她再往回走一大段路。

她沒說話,只是反握著我的手,往我家的方向走去。

眼前的夕陽襯托著的不只是她眼裡的光芒,還有我臉上的紅暈。

 

把粥裝進陶瓷碗中,在把小菜分別放入小盤子裡,放到托盤上,一起帶上樓。

「吃飯了!」我對著床上因為無聊,而拿起書開始看的賢說。

把拖盤放在小桌子上,我拿起紅薯粥,弄起一匙,吹了吹送進我家賢的口中。

「好吃嗎?」我邊夾著小菜,邊對我家賢問。

點著頭,她說:「侑莉姊煮的粥,最好吃了!」。

停下動作,我挑著眉看向我家賢,我語氣不佳的對著她問:「我煮的就很難吃嗎?」。

她又看著我,像是在想什麼,然後笑了一下,她說:「不會,秀妍妳煮的也好吃....只是別把底下燒焦的部份,也一起盛上來就好了!」。

臭小賢臭小賢臭小賢! 可惡的腹黑小鬼!

「臭東西,妳好壞!」我把手上的東西往旁邊一擺,撇過頭去不理她。

看見我生氣了,她就用手指點點我的肩膀,用著輕快的語調對我說:「但是,只要是妳煮的,再鹹再苦我都吃喲!」。

轉過頭去,半信半疑的看著她,但一看見她的眼神,我就屈服了。

因為裡頭的真誠,完完整整的照進我的腦海裡!

「笨蛋,吃飯了!」我又拿起那碗粥對著她說。

「不生氣了?」她問。

又餵了她一口,我說:「不然呢?」。

聽見我的話,她笑的好開心,她說:「秀妍,等我!」。

看著她,我當然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,停下了動作,我說:「不管多久,我都等!」。

只要能跟妳,永遠在一起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風情萬種07) 未完待續...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孫豌豆與裴白菜 的頭像
孫豌豆與裴白菜

賢西打卡站

孫豌豆與裴白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