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(一線之隔)-

 

牽著彼此的手,走在河堤邊,風有點涼,於是允兒脫下自己的外套,披在我身上。

「謝謝!」我對著允兒害羞的笑著說。

她轉過頭,緩緩的伸出手,輕輕的把我往她懷裡攬。

我笑著,並沒有拒絕,與她繼續散著步。

「有吃飽嗎?」她問。

點點頭,我摸著肚子,:「超級飽!」。

她笑著摸摸我的頭,她又問:「太晚回去沒關係嗎?」。

「恩~」我對著她應了一聲,然後看著天空。

「秀妍,今天的星星好亮!」允兒指著天空對我說,臉上興奮的表情,跟個孩子一樣。

望著天空,今天的確多了很多星星,可能是雲層都散去的緣故,看得特別清楚。

「妳有看到那三顆連在一起的星星嗎? 是獵戶座的腰帶呦! 是這星座最明顯的特徵!」允兒指著天空上三顆相連的星星對著我說。

對著眼睛都發光了的她,我問:「妳很喜歡星星嗎?」。

「恩!我很喜歡!」她點著頭對著我說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問。

看著我,她清澈的雙眼變的深邃,她說:「因為,曾經有個女孩指著天上的星星對我說,星星雖然看起來遙不可及,伸手觸碰不到,但閉上眼以後,每個人心裡,都會有一顆最閃耀的星星!」。

「那個女孩,對妳很重要吧!」我對著她問。

聽見我的話,允兒笑了,她說:「對呀! 因為她是我唯一的妹妹!」。

「妹妹..,小賢?」看著她,我猜測著。

她抬起頭看著天上,她說:「恩,也是因為這句話,我才敢大膽的追求妳!」。

她的這句話,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陷入了尷尬。

「秀妍,這句話如果能讓妳得到一些勇氣,那就有意義了!」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不再看天空了,她說。

她的雙眼,一瞬間讓我有一種錯覺,她是知道的,知道我喜歡徐小賢!

「我...」我想說些什麼,但被她阻止了,她看著我的眼睛,什麼也沒說,只是一句:「我愛妳」。

然後親了我的額頭。

 

妳知道我不愛妳,但還是拼命的對我好;我明知道我不愛妳,但卻不曾拒絕妳的溫柔

我們就這樣在無止盡的循環中,傷害著彼此。

 

隔天早上,徐小賢遲到了,眼睛還腫腫的像是哭過一樣,我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,昨天黃美英也說,她走得有點匆忙,而不只是徐小賢,允兒她的表情也不好看,有點傷心又有點憤怒,但最多的好像是不捨!

一下課,我就看到允兒拉著徐小賢出去,我想跟過去,卻被黃美英阻止了,她說,如果小賢想讓我們知道的話,她會說,不必偷聽。

我想也是,就到外頭去買了杯柚子茶,回到教室時,並沒有看到徐小賢,於是我問她們,徐小賢人呢?

黃美英說,到頂樓去了,於是我又翹課了!

走到教學大樓前,我快速地跑上樓,等到看見頂樓有點生鏽的門時,我卻步了!

我不知道該不該進去裡面安慰她,又該用什麼身分?

想到這我自嘲的笑了,我們之間也只能當朋友,也只是朋友,我又想用什麼身分去關心她?

「鄭秀妍,妳真的是想太多了!」我對著自己說了一聲,然後輕推了鐵門,走進去。

 門打開後,視野擴大了很多,從左到右掃了一圈,馬上就看到徐小賢靠著牆蹲在地上,把臉埋進膝蓋之間,身體微微的抖著。

 我腳步緩慢的走到她身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她抬起了頭,臉上帶著兩行淚水與我對望,鼻子紅紅的還吸了一下。

「要喝嗎? 柚子茶!」我把手臂向她一伸,對著她問。

看著我,她站了起來,沒有接過柚子茶,而是緊緊的抱著我。

在我耳邊哭泣..

「我媽媽跟那個叔叔走了...她走了!」她在我耳邊說,濃濃的哭腔,也感染了我的情緒。

舉著的手慢慢的下墜與大腿平行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「我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...」她說著。

抬起手,我輕輕的拍著她的背,想藉此動作讓她得到一點安慰。

「小賢..妳還有..還有我!」跟著哽咽,我說。

這句話讓我們沉默了很久,我想過要解釋這句話的涵義,但我知道在怎麼樣也解釋不清楚,因為...

我不想用謊言來掩蓋我的真心!

很久後,她放開了我,拉開了我們的距離,用那雙沾滿淚水發紅的雙眼看著我,原本的乾淨清澈布滿了悲傷。

伸出手,幫她把眼淚擦乾,而她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,任憑我的手在她的臉上遊走。

「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都不會離開的!」因為..我愛妳...

當然,後面的話我並沒有說出來。

聽見我的話,她笑了,像是感動但卻多出很多不一樣的情愫,我分不出來,她眼底閃爍的到底是些什麼。

「謝謝妳!」她開口對我說,臉上的表情,想是想了很久,終於找到了對的詞那樣。

看著她眼角的水氣又開始堆積,我說:「想哭就哭,眼淚我會幫妳擦掉的!」。

我的話,讓她蹲了下來,哭的跟孩子一樣。

我靜靜地陪在她身旁,手裡的柚子茶有點涼,耳邊傳來她的哭聲..

不管世界變得怎樣,我都會一直陪著妳,在妳身邊不會離開..小賢。

 

而然今天徐小賢一下課就被她姐姐接走了!

允兒則是因為熱音社的關係,所以沒跟我們再一起。

所以只剩我跟黃美英兩人。

「小賢她...一個人不孤單嗎?」黃美英對著我問。

「當然孤單呀!」我說。

聽見我的話,她眉頭皺在一塊,對著我問:「那她現在應該很需要人陪吧?」。

「當人家女朋友問我這問題,妳不覺得奇怪嗎?」我反問她。

看向我,她說:「會嗎? 可是我覺得,身為女朋友的我,比起妳,我更不了解她!」。

「怎麼會,是妳想太多了!」她的話,讓我背後濕了一片。

「秀妍..」她停下了腳步看著我,她接著問:「小賢她,愛我嗎?」。

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而邊又一直傳來她的催促聲,她不停的問:「小賢愛我嗎?告訴我,小賢她愛我嗎?秀妍妳跟她那麼熟,她會告訴妳吧! 她愛我嗎?」。

看著她,有點艱難的開口,我說:「恩..」。

我的回答讓她皺起了眉頭,不是很開心,她問:「恩是什麼? 愛我還是不愛我?」。

「愛!」我有些微慍,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那麼的咄咄逼人,為什麼要一直問我,我喜歡的人愛不愛她!

而然,聽見我的話,她笑了,但不是那種甜蜜的笑容,反而有點像在嘲諷著什麼,她開口:「愛? 是愛我還是..,沒把話說完,她看向我,就像在問我,徐賢她是愛我黃美英還是愛妳鄭秀妍?

她的眼神裡失去了以前的天真,她現在用著,彷彿看穿了一切的眼神看著我!

「黃美英,妳夠了!」我對著她吼,也許是惱羞成怒吧! 在我眼中,她的笑容都像是對我的譴責!

譴責著我,竟然會愛上朋友的戀人!

「我不想毀了我們,但秀妍...友情跟愛情妳只能選一個,這一點..妳應該很明白吧!」她走向我,對著我說。

搖搖頭,我對著她說:「我不懂妳在說什麼!」。

「我也希望妳不懂我在說什麼..秀妍...如果妳不想讓這一切發生的話,就繼續裝傻吧!久了,都會麻木的!」她說,臉上的表情很難看。

看著她,我語塞了,從小到大這是第一次,黃美英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!

「走吧! 再不回家,阿姨會擔心的!」。

看著走在我面前的她,陌生的好可怕,好像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黃美英了!

「美英.....」我對著她說,但話卻全梗在喉嚨裡,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轉過頭,她看向我,她說:「秀妍,妳是我在這世上最珍惜的人,妳要永遠記得!」。

「妳也是!」我說,說完後我看見她的臉色緩和了下來。

走到我身邊,她牽起我的手,她說:「只要有妳,失去一切也不可惜!」。

這樣的我們,又回到之前的樣子,彷彿剛才的爭論都不存在一樣。

或許不是不存在,而是被我們掩埋了!

 

看著我家賢一臉呆樣的坐在窗邊,我嘴角揚起笑容,向著她走過去,然後用力的抱住她。

「怎麼了?」她問,顯然是沒被我嚇到,這點讓我有點不滿,於是我嘟起了嘴,看著她。

我的行為讓她發笑,她說:「別不開心了,下次讓妳補回來!」。

「妳說的呦..只是,妳剛剛是在想什麼?」我對著她問,難得我家小可愛會發呆,讓我充滿了好奇。

拿起書桌上的兩張機票,她說:「這是媽媽寄來的,她想看看我跟姊姊..還有妳!」。

摸摸她的頭,我說:「妳想去的話,那我就陪妳去!」。

「姊姊說她會帶著孝淵姊一起去,這兩張機票是後天的班機,秀妍..」她看著我,欲言又止的樣子,讓我知道,這孩子的選擇障礙,又復發了!

對著她,我說:「那就去吧! 我也想到德國去看看!」。

我的決定讓她舒了一口氣,她抱著坐在她腿上的我,她說:「我好緊張!」。

用手梳著她的頭髮,我對著她說:「沒關係,妳有我,緊張的話,姊姊給妳靠!」。

「呵呵..可靠的秀妍姊姊,妳的工作都做完了嗎?」這不解風情的孩子兼我的上司,對著我問。

「徐經理,人家最近陪著我家寶貝,都沒時間工作,對不起~」我對著她好笑的說。

「鄭副理,妳這樣可不行,要打屁屁的!」她一臉義正嚴詞的說,話語跟表情之間的反差,讓我笑到岔氣。

「妳捨得嗎?」我對著她撒嬌,蹭呀蹭的,我就不信她能有多狠心。

抬起我的臉,她在我的臉頰上送上一吻,她問:「我幫我們排五天假,但是這樣年假就會減少..可以嗎?」。

 用手指頭推了一下她的額頭,我說:「徐經理,我都聽妳的發落~」。

「好..那我去洗碗,妳不要再拖了,報告快交!」這位公私完全分明的徐經理對著我說。

對著她擺擺手,表示知道了,然後目送她下樓。

走到書桌前,上頭我跟她的合照讓我甜甜的笑了!

「小笨蛋,我真的好愛,好愛妳!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風情萬種12) 未完待續...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孫豌豆與裴白菜 的頭像
孫豌豆與裴白菜

賢西打卡站

孫豌豆與裴白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lue
  • 我終於有時間回來了…
    美英的語氣好可怕喔~~~
    鄭副理不要恃著有徐經理作靠山,就甚麼都不做,這樣不行喔~~~
  • 久違了XD
    語氣上,我覺得美英還可以再可怕一點XD
    鄭副理表示:我就當妳是在羨慕好了XD

    孫豌豆與裴白菜 於 2012/12/17 08:10 回覆